第11099章(1 / 2)

望海县,长坪村。
大年夜。
面对团团和圆圆小哥俩对红包数量的质疑,杨华梅笑着说:“俩小宝贝还真是懂事呢,生怕他们嘎公没有拿到红包,三哥啊,这两个小外孙你可没白疼哦!”
“哈哈,你说的对,没白疼。”
在杨华忠爽朗的笑声中,只见老杨头也跟着摆摆手:“放心吧小哥俩,今夜一碗水端平。”
“来,孩子娘,别卖关子了,快些把东西拿出来吧!”
老杨头口中的’孩子娘‘自然就是谭氏无疑了,而且老杨头说这番话的时候,也是向着谭氏说的,明显谭氏就是他说话的目标对象。
“晓得晓得,你急个啥嘛!”谭氏嘴里嘟囔着,然后拉开了身体前面的八仙桌抽屉,从抽屉里拿出另外一只托盘。
好家伙,这托盘里照样还是堆满了红包。
杨若晴目测,这红包的个数,可比杨华忠他们蒲团上跪着的人数要多出好多呢。
难道是?
下一瞬,似乎为了印证杨若晴的猜测,谭氏再次出声了:“永进,你过来,帮我和你爷把这些红包分给你三叔他们。”
“乐意效劳。”杨永进应了一声,喜滋滋上前来帮着派发起了红包。
一旁的杨永青有些疑惑的问:“奶,明明我也在这儿啊,为啥你叫我二哥发,不叫我代劳呢?”
谭氏瞥了演杨永青,似笑非笑:“我不叫你发红包,你自个没点逼数嘛?还要我捅破?”
杨永青愣了下,挠了挠脖子,依旧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这时,旁边的其他人打趣:“小哥,我奶这是不信任你呢,怕你因公济私!”
敢这样打趣的人,放眼老杨家上下,除了杨若晴,也再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。
杨永青朝杨若晴这龇牙咧嘴,“瞎说,我才不是那种人呢,我保证只偷偷藏一个红包,哈哈哈……”
“混小子!拿你没法子!”谭氏也笑骂杨永青。
在这一片和谐的笑声中,杨永进已经将托盘上的红包派发给了蒲团上跪着的杨华忠兄弟几个,杨华梅,以及在场的金氏,刘氏。
一圈下来,托盘里还剩下不少红包。
“爷,奶,还多出了这么多红包,咋整?”杨永进问。
杨永青再次抢着说:“那还用问吗?肯定是我们几个人分了啊,是吧爷奶?”
这回,就连老杨头都忍不住拿着旱烟杆子指着杨永青:“你个混账小子,有你的地儿就不消停。”
谭氏也是直拿眼刀子去刮杨永青,但是很可惜,从小就在这样氛围下长大的杨永青是真不怕谭氏的眼刀子。
他嘴巴歪到一边去了,“我这是彩衣娱亲,是大孝顺,你们不懂!”
谭氏说:“我看你就像个大马猴,改明儿村里唱大戏了,让你去给大家翻两个跟斗乐呵乐呵!”
杨永青却一本正经说:“这没问题啊,只要给钱,钱给到位了,别说翻大跟斗,就算让我表演狗叫,我都不带皱一下眉头的!”
“哎呀行了行了,越说越远,你还是到一边歇会去吧!让我和你三叔他们说会话!”
老杨头已经受不了杨永青了,把他赶到一边去了。
老汉让人收拾起了八仙桌前的蒲团,然后和颜悦色的招呼杨华忠他们哥几个来到八仙桌旁边坐下,喝茶,吃点心,聊天。
“老三啊,你们几个今夜能过来陪我们过年,聊天,我们很欣慰啊!”
“爹,这是应该的。”杨华忠说。
杨华洲也点头。
杨华明手里刚抓了一块糕点在吃,陡然听到老杨头这话,杨华明乐了。
“爹,瞧你这话说的,好像我们哪一年没过来陪你过年似的!咱不是年年都过来嘛,你都忘啦?”
老杨头看了眼杨华明,有些哭笑不得。
他这就是纯粹的开场白,客套话,不都是这么说的么,这个老四咋还较真上了呢!
“老四,你还是跟永青一块儿玩去吧,有你们在场,话都不能好好说了。”谭氏忍不住为老杨头这打抱不平。
杨华明嘿嘿笑。
在这过程中,谭氏将还装着红包的托盘推到桌上,示意老杨头来处理。
杨华明,杨永青他们也都将目光盯住那托盘,堂屋里其他人也都望向那托盘。
这来自四面八方的眼神里,其实真正觊觎那里面的红包的人很少。  老杨家现在早就不是当初了,各房的条件都上来了,根本不在乎红包里那十几二十个铜板啥的,他们更加关注的是这些多出来的红包是怎么回事?这可不太
像谭氏的风格。
谭氏的风格,素来是打米下锅,一个萝卜一个坑的,咋会多出这么多红包呢?  八仙桌旁,老杨头将装着红包的托盘往自己跟前拉过去,笑眯眯说:“这些红包,老三,老四,老五,你们都拿去分了,小安他们夫妻儿子,还有棠伢子和辰
儿大志小乔他们几个,四房的几个丫头和曾外孙们,还有五房的绵绵他们……”
“虽然因为这个那个的原因,这些孩子们都不能在今夜团聚一堂,但都是我和你们娘脚底下的后辈人,”
“这些红包,是给他们

最新小说: 火影:这个宇智波是个生意人 熊出没的悠闲生活 无限流光 HP:本想躺平的我被迫改变世界 玩家干的,关我战争之神什么事 穿越星露谷:627的肝帝帕鲁 叶罗丽:遁后所有人穷追不舍 红色的刀?懂了是不死斩! 鸣人:我也没说这是正经火影啊 抗战:你是政委,我才是军事主官